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臺盟攬要 > 歷史發展
第五章 經受“文化大革命”的考驗(1966~1976)
臺盟網     日期: 2006-11-08      【字號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和國家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全國人民蒙受了極大的災難。正如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所指出的:“歷史已經證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1966年8月24日北京一些中學的紅衛兵分別沖擊各民主黨派中央機關,發出“通牒”,勒令在72小時內“自動解散”。25日至26日臺盟和其他民主黨派相繼被迫停止活動。林彪、“四人幫”出于反革命目的,全盤否定統戰工作,誣蔑臺盟是“反革命組織”,搞的是“特務活動”,歧視、打擊有所謂“海外關系”、“臺灣關系”的人,使許多盟員和臺胞受到迫害。他們把日本占領時期被作為奴隸驅使的臺胞,無端扣上“漢奸”的帽子;誣蔑革命的臺籍干部是臺灣派來的特務;把一大批由于熱愛新中國而返回大陸的臺籍歸僑當作“間諜”、“里通外國分子”,從而造成許多冤假錯案,并株連到親屬子女。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反革命集團策動武裝政變失敗而覆滅。周總理在毛主席支持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使各方面的工作有了轉機。由于國際形勢的變化,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簽訂了《中美聯合公報》。臺灣問題的解決日益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在周總理的關懷下,人民大會堂內要設臺灣廳,同年8月臺盟負責人就此被請去征求意見。

    1973年2月,根據臺盟建議,全國政協在北京召開了紀念臺灣人民“二·二八”起義26周年座談會。會上廖承志講話指出,臺灣一定要解放,這是大勢所趨,希望臺灣的軍政人員不要錯過為實現祖國統一立功的大好機會。臺盟成員蘇子蘅、田富達、吳克泰、葉紀東在會上發言,報上發表的會議消息,特意公布了與會的臺盟成員和臺籍人士名單。從此臺盟在對臺工作方面恢復了活動。

    同年6月臺盟協助有關方面組織了為選舉參加中共十大臺籍代表的協商會議。葉劍英副主席在接見協商代表時說,“文革”中用海外關系來整臺灣人是不對的。首先臺灣不是國外,是國內,所以用海外關系的名詞就不通。有關系才能去做工作。你們有臺灣關系,而我的關系就不夠,所以你們的用處就大了,今后你們要發揮更大的作用。根據周總理要抓緊落實臺胞政策的兩次指示精神和葉副主席的用海外關系整臺灣人是不對的講話精神,臺盟積極配合,提供資料并提出建議。同年9月臺盟組織在京臺胞歡迎由海外臺胞組成的參加亞非拉乒乓球賽的臺灣隊聯歡會。

    1975年1月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北京舉行。由1974年9月大陸各地臺胞代表協商選出的13名人大代表組成臺灣省代表團第一次參加了人大會議。臺灣團中有臺盟盟員田富達、李辰、李麗、陳木森、林良材、蔡子民等。臺盟總部舉行了歡迎會。1975年8月,臺盟還協助全國體育總會組建了參加第三屆全國運動會的臺灣省體育代表團,這是海外臺籍運動員第一次來祖國大陸參加全運會。由于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還在加緊進行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的陰謀活動,整個局勢還沒有根本變化,臺盟的工作仍未全面恢復。

    1976年10月,中共中央采取斷然措施,一舉粉碎了“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結束了持續10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鄧小平同志說:“在萬惡的林彪、‘四人幫’橫行的10年里,各民主黨派和工商聯被迫停止活動,很多成員遭到殘酷迫害,絕大多數經受了這場嚴峻的政治考驗,仍然相信共產黨的領導,沒有動搖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決心,這是難能可貴的”(1979年10月19日在全國政協、中共中央統戰部宴請各民主黨派、全國工商聯代表大會代表時的講話)。廣大臺盟盟員正如鄧小平同志所說,在“文革”動亂中經受了考驗,得到了鍛煉,充分表現了相信自己的組織,堅決跟中國共產黨走社會主義道路,實現祖國統一的赤誠之心。

    [注]  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臺盟旅大市主委簡仁南于1969年4月25日、福建省主委王天強于1970年4月3日、臺盟總部謝雪紅于1970年11月5日、上海市主委謝雪堂于1976年2月2日都因病先后逝世。


 
博彩技巧